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文书公告详情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307民初774号

原告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居委富民路19号盈冠工业园,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3629083XE。

法定代表人陈施梅香,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阮翠,该公司员工。

被告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以下简称“被告腾龙五金厂”),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坪山新区坪山沙湖社区南湖工业区2栋第1-3层,组织机构代码:L1146708-X。

经营者黄义平,男,瑶族,1968年10月15日出生,户籍地址:湖南省道县

委托代理人徐杰,广东学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恩祥,男,汉族,1972年3月10日出生,户籍地址:湖南省平江县

委托代理人艾俊杰,湖南汉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诉被告腾龙五金厂、被告李恩祥的加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阮翠、被告腾龙五金厂委托代理人徐杰、被告李恩祥委托代理人艾俊杰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基于与被告间的加工承揽合同,向被告提供加工物料的半成品由其进行加工,截至2016年7月23日止,经原被告双方盘点确认,原告还有家用细线正网、迷你细线型正网等半成品加工物料(数量约15520片)在被告处,该半成品加工物料总价值人民币(下同)壹拾万玖仟贰佰伍拾贰捌角整(¥109252.8元)。原告公司因近期生产计划调整,已多次向被告要求取回上述经双方盘点确认的半成品加工物料及周转架,但被告均置之不理。又近日听闻被告财务状况恶化,事实上已无法按照原告实际发展及生产计划的调整完成加工交货,故已发函取消被告外包加工作业,被告依法即应将上述半成品加工物料及周转架返还原告。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加工物料半成品相等价值人民币109252.8元整及利息(以109252.8元为本金自起诉之日起按照中国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上述款项实际支付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腾龙五金厂辩称,被告腾龙五金厂从未与原告签署加工承揽合同,也从未收到原告提供的涉案物料,不是被告的员工,只是被告腾龙五金厂的一个承租户没有被告腾龙五金厂的书面授权委托李恩祥与原告签署加工承揽合同时,被告腾龙五金厂不知情。原告外包装点清上的公章不是被告腾龙五金厂的公章公章上的地址也与被告腾龙五金厂的地址不符请求法院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

被告李恩祥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根据原告与被告李恩祥于2016年7月22日双方对外包盘点物料的规格、单位以及交付情况均有进行确认,被告李恩祥已将原告所委托加工的产品加工完毕后全部送还给原告。

经审理查明,2013年2月28日,两被告签订一份《承包车间合同书》,约定被告腾龙五金厂将面积为795平方米的3栋1楼B车间、面积为154.6平方米的宿舍、面积为94.5平方米的仓库发包给被告李恩祥用于眼镜镀铬加工,承包期限为2013年3月1日至2014年2月28日。其中合同第二条第1款约定,被告李恩祥在承包期间,必须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服从被告腾龙五金厂管理规定。合同第二条第4款约定,被告李恩祥车间编号为3-1B车间,内外均不得悬挂“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以外的牌匾,所有职员必须佩戴由被告腾龙五金厂统一印制的工作证(厂牌),所有厂服不得有“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字样外的名称及标志。合同第二条第11款约定,被告李恩祥承包期间应合法经营,自负盈亏,如因经营不善,造成经济纠纷等与被告腾龙五金厂无关。被告腾龙五金厂确认其与被告李恩祥一年续签一次合同,一直签订到2016年12月31日,2016年7月24日被告李恩祥因经营不善倒闭后逃跑,被告腾龙五金厂因此替被告李恩祥支付了工人工资,后被告腾龙五金厂诉至本院向被告李恩祥追讨,双方于2016年12月19日达成调解协议。

2016年1月1日,原告与被告腾龙五金厂签订一份《加工承揽合同》,约定原告委托被告腾龙五金厂进行电镀加工等业务,合同期限自2016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止。其中合同第三条第4款约定,自被告腾龙五金厂领取原材料起,原材料毁损、灭失的风险由被告腾龙五金厂承担。合同第八条第2款第(五)项约定,由于被告腾龙五金厂保管不善致使原告提供原材料毁损、灭失的,被告腾龙五金厂应当偿付原告因此造成的损失。在协议落款处有甲方“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的盖章,乙方单位名称处手写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委托代理人为“李恩祥”及盖有被告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的公章。被告腾龙五金塑胶厂虽对该合同真实性不予认可,但未申请对其公章进行鉴定。上述加工合同签订后,原告将半成品的物料交由被告李恩祥进行电镀加工。2016年7月23日,原告与被告李恩祥对剩余在被告车间处的半成品物料进行盘点,并制作盘点清册,原告的两位员工陈某连、方某东及被告李恩祥签名确认,并盖有一个“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五栋一楼壹A车间”的章,另有一名叫“李某”的人签名。对于“李某”的身份,原告称是被告腾龙五金厂的员工,被告腾龙五金厂称系被告李恩祥的妹妹,被告李恩祥称不清楚。盘点后第二天,2016年7月24日,被告李恩祥因经营不善逃跑。原告遂于2017年2月24日诉至本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腾龙五金厂赔偿物料损失。

诉讼中,原告为证明与被告腾龙五金厂存在加工合同关系,另提交了发票和收据作为证据,发票的内容购买方为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销售方为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货物或应税劳务、服务名称为电镀加工,时间分别为2015年12月23日、2016年3月14日、2016年6月21日。收款收据有三份,第一份的内容为:今收到盈冠交来2015年11月份电镀货款23148.55元,经手人李某,并有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盖章,时间为2016年1月14号。第二份:今收到盈冠交来2016年元月份电镀货款50214.86元,经手人李某,并有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盖章,时间为2016年4月19日。第三份:今收到盈冠交来2016年4月-5月份电镀货款62813.41元,经手人李某,并有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盖章,时间为2016年7月21日。

本院依法追加被告李恩祥参加诉讼后,原告坚持认为被告李恩祥系被告腾龙五金厂的员工,其工作行为应由被告腾龙五金厂承担,不要求被告李恩祥承担责任。被告李恩祥称物料已于2016年7月23日盘点当天被原告拉走,原告两位员工的签名就是拉走的意思表示。原告对此不予认可,称盘点只是对交易中剩余的余料做一个盘点。

经原告及两被告确认,原告的物料已不在被告车间处,原告亦无留存物料的实物样品可供评估物料的价值。根据原告自行统计,盘点的半成品物料价值109252.8元,为证明盘点物料的价格,原告提交了由案外人东莞市恒科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报价单,两被告对此不予认可。经本院核对,原告计算物料损失所依据的品名、数量与盘点清册一致,品名、单价与报价单一致,据此计算盘点物料的价值与原告统计金额相符,即109252.8元。

本院认为,被告李恩祥承包被告腾龙五金厂的车间,对外以被告腾龙五金厂的名义与原告签订《加工承揽合同》并加盖被告腾龙五金厂的公章,故《加工承揽合同》的合同主体为原告与被告腾龙五金厂,原告主张由被告腾龙五金厂对原告承担相应的权利义务,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根据原告与被告李恩祥于2016年7月23日签名确认盘点清册,被告李恩祥在逃跑前确有原告清册内的物料存在,被告李恩祥称原告已拉走,但盘点清册中无任何交接或拉走的意思表示,故本院采信原告主张,盘点清册只是盘点确认,而非交接或拉走的签收单。由于目前盘点清册中物料已下落不明,无法退还原告,故原告请求被告腾龙五金厂赔偿相关损失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根据原告提交的由案外人东莞市恒科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报价单据此计算盘点物料的价值为109252.8元,两被告虽对该报价单不予认可,但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反驳,且系因两被告的责任导致物料毁损无法进行实物评估,责任应由两被告承担,故本院采信原告提交的报价单,确认原告的物料损失为109252.8元,被告腾龙五金厂应予以赔偿。另原告主张损失的利息,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赔偿原告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半成品物料损失人民币109252.8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付款义务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86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深圳市坪山新区腾龙五金塑胶制品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吕 亮

人民陪审员  肖亚雀

人民陪审员  宋珮仪

二○一七年八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方雯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