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文书公告详情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307民初11720号

原告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平龙东路347-1号,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398507783D。

法定代表人周健雁,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黎明,该公司员工。

被告刘苏海,男,汉族,1967年2月8日出生,户籍地址:广东省信宜市

委托代理人曾爱春,广东振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与被告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起诉在先列为原告,刘苏海起诉在后列为被告。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苏海及委托代理人曾爱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相关情况

一、被告的入职时间、工作岗位:

被告主张其于2016年8月25日入职原告处,担任司机,2016年9月10日至2016年10月7日期间经与原告协商其暂时离开工作岗位,2016年10月8日恢复正常上班。被告提交《深圳市劳动合同》用于证明。

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深圳市劳动合同》足以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原告未就被告的入职时间、工作岗位进行有效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被告的主张予以采信。

二、关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问题:

被告主张原告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对于其提交的《深圳市劳动合同》系2017年2月27日下午4点由原告出纳钟某将事先准备好的劳动合同版本提供给被告签订,并且合同上的签订时间为2016年10月8日,也是事先原告打印好的。被告在不知道让其签订合同的目的,也没有认真审查该合同的内容的签订时间的情况下,就签字按了手印。当时该份劳动合同是没有原告公司盖章的,签完该份合同后第二天即2017年2月28日,原告就告知被告不用上班了。该合同当时没有给到被告,是被告在20天后向原告索要,原告才给被告的。

经查,被告提交的《深圳市劳动合同》显示的签订时间为2016年10月8日,合同期限从2016年10月8日起至2017年10月7日止。原告亦提交了相同的该份《深圳市劳动合同》。

本院认为,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理应知道其签名所产生的法律后果,被告确认其提交的《深圳市劳动合同》的签名的真实性,而被告对其辩解未提供证据足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深圳市劳动合同》的真实性予以采信,故被告主张原告支付其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3月8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克扣2017年2月份工资问题:

被告主张其2017年2月份实发工资为3232元,原告在其正常出勤的情况下以其旷工半天为由克扣了半天的工资117.85元。

原告主张2017年2月为被告购买社保,故支付的2月份工资中已经扣除了为其代缴的社保个人部分。

本院认为,原告未对被告的具体出勤情况及工资支付情况进行举证,亦未对其主张的117.85元为扣除社保个人部分进行举证,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被告请求原告支付克扣的2017年2月工资117.75元,本院予以支持。

四、工资支付情况:

被告主张其月薪3900元,每月20日左右发放上月工资,

分两部分发,一个是私人账户发,一个是公司账户发。原告通过公司1XXXXXX9的账号发放至被告的平安银行,每月固定3500元;以原告法定代表人哥哥周某讯6XXXXXXXXXX25的账号发放每月400元。被告提交《平安银行个人账户交易明细清单》、《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个人账户汇总信息清单》用于证明。

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显示:2016年8月25日2017年1月31日年期间的工资数额分别为745元、1870元、2696.77元、3500元、3500元、3500元。另,被告确认其2017年2月份实发工资为3232元,加上被扣除的工资117.85元,2月份的工资应为3500元。

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周某讯向其转账的金额为工资的一部分,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其该主张不予采纳。经核算,被告离职前正常出勤情况下平均每月实发工资为3500元[计算方式:(3500元+3500元+3500元+3500元)÷4个月](剔除不足月的2016年8月至2016年10月工资)。

五、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的时间及原因:

被告主张,2017年2月28日,原告口头将其辞退,其未予理会。2017年3月7日,原告以“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6日连续旷工6天”为由向其发出了一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其于2017年3月9日收到该通知书。另称,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25日期间,其按照正常时间到原告处上班,但原告未安排其工作。现双方已解除劳动关系,解除的时间应为2017年3月26日。被告提交《受理事项一事一办详表》、微信记录、《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用于证明。

原告主张因被告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对被告进行批评教育后自2017年3月1日起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持续旷工。

被告提交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显示:2017年3月7日,原告以“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6日连续旷工6天”为由决定自2017年3月7日起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并于2017年3月7日作出该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本院认为,原告未对其主张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加盖有原告的公章,故本院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对被告主张其于2017年3月9日收到该通知书的陈述亦予以采信。故本院认定双方的劳动关系解除系2017年3月7日原告以被告“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6日连续旷工6天”为由于2017年3月9日向被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而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

六、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问题:

本院认为,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的合法性,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原告在缺乏有效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合同关系,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原告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被告在原告处连续工作时间为6个月有余,经核算原告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为7000元(计算方式:3500元×1个月×2),而被告仲裁请求的金额为3900元,未超过本院依法核算的数额,故本院认定原告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为3900元。

七、关于2017年3月份的工资问题:

被告请求原告尚未支付其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28日期间的工资3900元。

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受理事项一事一办详表》、微信记录不足以证明其在2017年3月9日之后仍在原告处上班并提供劳动的事实,而双方的劳动关系已于2017年3月9日解除,又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已支付被告2017年3月1日至3月9日期间的工资,故本院认定原告应支付被告2017年3月1日至3月9日期间的工资为1126元(计算方式:3500元÷21.75天×7天)。

八、关于律师费:被告提交了《发票》及《委托代理合同》以证明其实际支付律师费5000元。根据相关条例规定,原告应支付被告律师费用为1080元[计算方式:(117.75元+1126元+3900元)÷(15600元+3900元+3900元+117.75元+293.61元)×5000元)]。

九、其他说明事项:

1、被告仲裁请求原告支付社保费用293.61元,仲裁委以原告的该仲裁请求无事实依据,未予以支持。仲裁裁决后,被告未提起诉讼,视为对该结果的认可,本院予以确认。

2、被告仲裁请求原告补缴社会保险,仲裁委以征缴社会保险属于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的责任为由,未予以处理。仲裁裁决后,被告未提起诉讼,视为对该结果的认可,本院予以确认。

3、原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按原告撤诉处理。

十、被告申请仲裁时间:2017年4月10日。

十一、被告仲裁请求:1、被申请人(即本案原告)支付申请人(即本案被告)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3月8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5600元;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28日期间工资3900元;3、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金3900元;4、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克扣的2017年2月份工资117.75元及社保费用293.61元;5、被申请人为申请人补缴在职期间的社会保险;6、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律师费5000元。

十二、仲裁结果:1、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克扣的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克扣的工资117.75元;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9日期间的工资1104.87元;3、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赔偿金3900元;4、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律师费1050.94元;5、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十三、原告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决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克扣的工资117.75元;2、请求法院判决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9日期间的工资1104.87元;3、请求法院判决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赔偿金;4、请求法院判决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律师费1050.94元;5、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的诉讼请求:1、原告支付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3月8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5600元;2、原告支付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28日期间工资3900元;3、原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金7800元;4、原告支付被克扣的2017年3月28日期间工资117.75元;5、原告支付律师费5000元;6、本案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

裁决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深圳经济特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条例》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被告刘苏海支付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克扣的工资117.75元;

二、原告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被告刘苏海支付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9日期间的工资1126元;

三、原告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被告刘苏海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3900元;

四、原告深圳易生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被告刘苏海支付律师费1080元。

五、驳回被告刘苏海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原告已预交5元),由原告负担8元,被告负担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吕 亮

二○一七年九月二十日

书记员  方雯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