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文书公告详情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307民初8556号

原告华南国际工业原料城(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龙岗区平湖镇华南大道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4324708XH。

法定代表人张文鸿,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苏顺成,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罗丹,该公司员工。

被告何希军,男,汉族,1975年8月7日出生,户籍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委托代理人郭俊,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诉被告的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苏顺成及被告委托代理人郭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相关情况

双方有争议的事项为第五至七项,其他事项双方无争议。

一、被告的入职时间:2008年4月7日。

二、被告的工作岗位:离职前担任集团成本管理部副经理一职。

三、劳动合同签订情况:双方已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最后一期劳动合同期限从2014年4月6日起至2017年4月5日止。

四、工资标准:被告提交的经原告认可的《职务、薪资调整通知书》显示,2015年4月1日始,被告每月工资为12900元,其中基本工资为11800元(含正常工作时间工资和周六加班工资);绩效工资为1100元,绩效工资每季度根据绩效考核结果核算后一次性发放。双方确认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被告的月平均工资为12925.58元[计算方式:(11805元+11805元+16105元+11805元+11805元+14847元+11805元+11805元+15105元+11805元+11805元+14610元)÷12个月]。

五、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的时间及原因:

被告主张,2017年2月28日原告向其发出了《劳动合同期满终止通知书》要求劳动合同期满后双方终止劳动关系,2017年3月2日其向原告发出要求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函,2017年3月4日其收到原告邮寄的《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其正常上班至2017年3月3日。被告提交《劳动合同期满终止通知书》、邮寄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函的邮单、《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用于证明。原告对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

原告主张,2017年2月28日其处向被告发出《劳动合同期满终止通知书》,该份通知书经双方决定,被告签署《劳动合同期满终止通知书》后,到其处人力资源部门对工作人员进行辱骂,2017年3月1日向其处各大领导发送签订通知书为非本人意愿等内容,该行为引起其处领导重视开始调查被告的离职情况,同时曾有同事反映被告有相关的违纪行为,其处内部开始彻查被告是否存在违纪行为,经查明被告确实存在大量违反其处规章制度的行为,表现为:2015年至2017年,被告多次占用上班时间吃早餐、午餐、逛街、购物等;被告多次在公司论坛发布传播具有煽动性文字、图片和资讯;被告在公司内部散布谣言、挑拨劳资双方关系,利用公司邮箱散发《用事实来说下集团人事任命似玩戏》等内容;被告上班期间滥用公司计算机网络资源浏览与工作无关信息等,被告的行为严重违反《员工手册》奖惩章节第六条“关于挑拨劳资双方感情,煽动怠工或罢工”、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8.2.2规定的乙方严重违反甲方制度及《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的规定。2017年3月3日其处向被告出具了《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被告拒签,因此其处以邮寄的方式向被告送达。被告正常上班至2017年3月3日,原告提交《集团成本管理部人员账号确认单》、《2015年至2017年个人明细》(E卡通消费)、《2011-2017年论坛发文记录及内容》、被告向原告处人员发送的邮件、深圳华盛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何希军消费明细(E卡通消费)、喜士多华南城门店提供的何希军消费记录(E卡通消费)、深圳市快乐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龙岗店华南城店提供的何希军消费记录(E卡通消费)、仲裁庭审笔录第五页用于证明。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集团成本管理部人员账号确认单》、《2015年至2017年个人明细》(E卡通消费)、《2011-2017年论坛发文记录及内容》、被告向原告处人员发送的邮件、仲裁庭审笔录第五页的真实性认可,但称,其并不存在原告主张的上述行为,E卡通在使用过程中不需要持卡人专用,任何人都可以拿卡去用,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所有消费记录是被告亲自持卡消费的;整个华南城行政部门的用餐习惯为在临下班前十至二十分钟电话至餐厅订餐,餐馆会派人过来收集消费卡同时备餐,在下班后统一把餐食送到办公楼的一楼专门用餐的地方。对深圳华盛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何希军消费明细、喜士多华南城门店提供的何希军消费记录、深圳市快乐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龙岗店华南城店提供的何希军消费记录认为系由第三方制作,且第三方为原告的供应商,故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原、被告的陈述及双方质证认可的《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双方的劳动关系因2017年2月28日,原告向被告发出了一份《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2017年3月2日,被告书面向原告提出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7年3月3日,原告以被告“严重违反《员工手册》中‘日常行为奖惩’规定、《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的规定、《劳动合同》第八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39条第2款之规定:‘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合同’”作出《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而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合同。

六、关于原告是否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问题:

被告(作为申请人)因与原告(作为被申请人)的本案劳动争议于2017年3月7日向深圳市龙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提起仲裁,仲裁委于2017年4月21日作出深龙劳人仲(平湖)[2017]221号仲裁裁决书,该裁决书中记载“被申请人为证明申请人存在违反规章制度的事实及其处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的合法性,向本委提交了《劳动合同》、《员工手册》、《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发布的人员名单、《关于征询<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作为<员工手册>、<劳动合同>附件内容意见的函》及《复函》、…《何希军应用分析》及《光盘》(申请人上网记录)、《关于征询解除何希军劳动关系意见的函》及《复函》。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交的《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及《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发布的人员名单、《关于征询<关干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作为<员工手册>、<劳动合同>附件内容意见的函》及《复函》、《2015年至2017年个人明细》(E卡通消费)、《2011-2017年论坛发文记录及内容》、《被告向原告处人员发送的邮件》、《何希军应用分析》及《光盘》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另称,其在系统上看到《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的内容,但对于违纪行为的处理其并无见过;被申请人处有严格的考勤制度,其不存在迟到早退的行为,被申请人也未提交考勤记录予以证明,被申请人提交的打卡记录是不记名,无法确认是其本人所使用,其不存在被申请人主张的传播违法信息的行为,另被申请人处的网络有严格的规定,申请人上网均要经过被申请人同意并给予权限后才能上网,其在使用网络时需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权限,不存在被申请人主张的上述情形。”另,记载“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交的《何希军应用分析》及《光盘》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且上述证据材料为被申请人通过电子打印或截图打印,真实性无法确认,本院不予采信”;“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交的《劳动合同》、《员工手册》、《集团成本管理部人员账号确认单》上的签名、《关于征询解除何希军劳动关系意见的函》及《复函》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称,其并不存在原告主张的上述行为。另,申请人表示其在系统上见过《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的内容,故,对上述证据,本院予以采纳。” 本案

本案中,原告未将其在仲裁阶段提交的《劳动合同》、《员工手册》、《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发布的人员名单、《关于征询<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作为<员工手册>、<劳动合同>附件内容意见的函》及《复函》、《何希军应用分析》及《光盘》、《关于征询解除何希军劳动关系意见的函》及《复函》作为证据向本院提交。庭审时,原告解释如下:因上述证据在仲裁时有相当一部分被告也提交,被告也认可,因为双方都认可,故其没有提交;《何希军应用分析》及《光盘》太多,故其没有提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当事人在仲裁阶段提交的证据亦应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提交。本案中,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关于重申员工上班工作纪律的通知》系经过民主程序制定且已公示或被告已知悉,原告提交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被告存在占用上班时间饮食、逛街、购物,发布传播具有煽动性文字、图片和资讯,散布谣言挑拨劳资双方关系及工作期间滥用计算机网络资源等行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认定,原告对被告作出解除劳动关系的处理依据不足,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原告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被告在原告处连续工作年限为8年10个月余。故,原告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为232660.44元[计算方式:12925.58元×9个月×2倍]。被告仲裁请求的金额为232200元,未超出本院核算之数额,本院予以支持。

七、关于律师费:被告提交了《发票》以证明其实际支付律师费5000元。根据相关条例规定,原告应支付被告律师费用为1636.36元{计算方式:5000元×【232200.00+(12900元+464400元+232200元)】}。

八、其他说明事项:

1、被告仲裁申请原告向其支付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的工资12900元。仲裁委以无事实依据,驳回被告的该项仲裁请求。仲裁裁决后,被告未对该项结果提起诉讼,视为对其认可。

2、关于离职、移交手续:被告仲裁申请原告为其办理离职手续和移交手续,仲裁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关于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十五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的转移手续的规定,裁决原告为被告办理离职及工作交接手续。原、被告对该项仲裁结果均未提起诉讼,视为对该项结果的认可。

3、关于2014年4月6日至2017年3月3日期间应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补偿金之诉请:被告请求原告支付其2014年4月6日至2017年3月3日期间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补偿金464400元,仲裁委以无劳动法律依据,对该请求不予支持。原、被告对该项仲裁结果均未提起诉讼,视为对该项结果的认可。

4、关于社会保险问题:仲裁委对被告关于原告补缴社会保险的请求,未予审理。原、被告对该项仲裁结果均未提起诉讼,视为对该项结果的认可。

九、被告申请仲裁时间:2017年3月7日。

十、被告仲裁请求:1、被申请人(即本案原告)支付申请人(即本案被告)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的工资12900元;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自2014年4月6日至2017年3月3日期间应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补偿金464400元;3、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08年4月7日至2017年3月3日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232200元;4、请求被申请人为申请人办理离职手续和移交手续;5、请求被申请人为申请人补缴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4月5日期间的社会保险;六、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律师费5000元。

十一、仲裁结果:1、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32200元;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律师费用1636.36元;3、被申请人为申请人办理离职及工作交接手续;4、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十二、原告诉讼请求:1、不予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32200元;2、不予支付律师费1636.36元;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裁决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华南国际工业原料城(深圳)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被告何希军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32200元。

二、原告华南国际工业原料城(深圳)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被告何希军律师费1636.36元。

三、驳回原告华南国际工业原料城(深圳)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吕 亮

二○一七年八月七日

书记员  方雯婷